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最高人民法院新聞

牢記人民法官初心使命 

深入學習弘揚鄒碧華精神主題宣講報告會發言(摘登)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發布時間:2019-07-31 08:48:16

讓法治的光芒照亮大山深處

四川省劍閣縣人民法院  郭興利

  常言道:“蜀道難,難于上青天”,我所在的開封法庭正處在蜀道的中心,轄區有15個鄉鎮、169個行政村、17萬人口,村鎮之間大山相隔、深谷縱橫,村民依山而居,道路不通,常常是聽聲不見人。

  我出生在劍門的大山里。小時候,家里窮,我們兄弟幾個靠著鄉親們東家一把米、西家一棵菜幫襯著長大。18歲那年的冬天,我應征入伍,鄉親們比我還高興,敲鑼打鼓把我送到村口。在車上望著模糊遠去的村莊和鄉親們,我暗暗發誓:“一定盡我所能回報父老鄉親,回報他們的深情厚誼。”在部隊這個鋼鐵大熔爐里,我嚴格要求自己,憑著較高的政治素養、過硬的軍事技能,從士兵成長為一名干部,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部隊的培養,讓我懂得了責任和犧牲;黨和人民的哺育,讓我堅定了對黨忠誠、為人民服務的初心和使命。

  1991年,部隊轉業時,我主動申請回到家鄉法院工作。報到的時候,我被分配到院機關,但我堅持到全縣最偏遠、條件最艱苦的開封法庭。這里是基層的基層,離鄉親們最近,在我看來,這是踐初心、擔使命最合適的地方,從此一干就是28年。20多年來,我們的足跡踏遍了轄區的每一個村寨,背爛了10多個背篼、磨爛了30多副背繩,騎壞了5輛自行車,巡回審判2800余件,無一改判、無一信訪、無一投訴。

  山區老百姓純樸善良,大都沒有多少文化,他們懂道理但不懂法律,要想案結事了,調解是最有效的方式。多年的工作經歷,讓我找到了個竅門,無論多犟的當事人,總有讓他信服的人。我隨身攜帶一個筆記本,上面記滿了轄區的村社干部、鄉賢長者,每到一處便邀請他們參與案件調解和執行。靠群眾做群眾工作,事半功倍。沒有他們,我啥事也做不了,啥事也做不好。一切為了群眾,一切依靠群眾,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是黨的群眾路線的精髓,也是做好法院調解工作的法寶。憑借這個法寶,我們法庭案件調解率每年都保持在90%以上!28年來,先后有26名同志離開了法庭,我也有多次回院機關工作的機會,而我一次次選擇留了下來。鄉親們已經習慣了我的存在,習慣了找我辦理他們的案件,習慣了向我咨詢鬧不懂的問題,習慣了閑時同我絮叨家長里短。有人說我傻,當了法官,卻成天和農民打交道,一輩子窩在深山里。可是我覺得,守初心、擔使命,不是說說而已,更要執著地堅守和無悔地付出。在生我養我的地方,當一名基層法官,我很幸運。只要把工作干好、把案子審好、把當事人認為“天大的事”辦好了,讓山鄉重歸寧靜有序、溫馨和諧,我就覺得值得,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28年,彈指一揮間;28年,艱辛而漫長。我也即將退休,脫下法袍,離開鐘愛一生的法官崗位。夜深人靜時,我一次次捫心自問:我是否守住了自己入黨時、初任法官時的初心?我是否將自己的全部精力獻給了這片土地?我是否將自己的人生融入了時代的洪流,推動了平安中國、法治中國建設的進程?我永遠記得入黨宣誓的那一刻,記得穿上法袍的那一天,記得面對黨旗、面對國徽許下的莊重誓言。“俯首甘為孺子牛”,是我剛參加工作時,父親寫給我的,也是我對父老鄉親們的一份承諾。我是農民的兒子,生在大山、長在大山,能夠為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服務一輩子,讓法治的光芒照亮大山深處;把黨的溫暖送進千家萬戶,讓群眾說黨好,永遠跟黨走,這是我畢生的夢想和追求!

為了迷途少年的明天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陳海儀

  少年審判是刑事審判工作的一個特殊領域,它看似簡單卻并不簡單,是情、理、法碰撞最為激烈和最為直接的地方,牽動著一個人、一個家庭,甚至幾代人的幸福和未來。家庭是社會的細胞,挽救一個孩子就是拯救一個家庭,推進新時代社會建設,少年審判工作是不可缺失的一環。

  我在少年審判崗位干了23年,辦案超過4000件。同事常說我,審案子就像是拿著“放大鏡”看證據,用“游標卡尺”來量刑,一定要精確到分毫不差才肯罷休。新時代的法官媽媽,既要有鐵面判官的剛正無私、嚴格執法,讓違法犯罪的行為得到懲處,彰顯法治的神圣和威嚴;也要有母親般的細致溫柔、春風化雨,在精準量刑的基礎上勸返迷途,讓折翼的雛鳥重新展翅飛翔、擁抱光明。

  浪子回頭金不換。對犯罪的未成年人,就要不拋棄不放棄,挽救一個是一個。多年來,我定期到監獄和他們見面,通信、電話聯系超過1000次。現在我還和20多名失足少年,以及他們的家人保持長期聯系。我幫教過的孩子當中有30多人考上大學,300多人順利完成初高中學業,這是我過去23年里最大的快樂,也是我堅定初心、不懈奮斗的動力源泉和行動目標。

  當選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后,我一口氣買了1000多個紀念封從北京發往各地,每一個我幫教過的失足少年,每一個我幫扶過的問題孩子,尤其是許多即將從少年監獄里重回社會的孩子,都會收到這樣的紀念封。有一天,未管所突然打電話要我過去。我以為出了什么事,心急火燎趕過去,原來是被我判決的小嚴一定要見我。小男孩低著頭,用很小很小的聲音對我說:“陳阿姨,這三年你每隔幾個月都來看我,送書送東西,鼓勵我加強學習改造。我被減刑兩次,過兩天就要出去了,將來不知道回老家還是流落街頭,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你,所以一定要見見你。因為你,很像我媽媽……”我親手判決送進監獄的少年犯,卻把我當作媽媽,對我懷有這樣的深情!在這一刻,我很自豪,為自己能夠選擇法官作為職業而自豪。正是這種職業,讓我有機會挽救那些陷入成長泥沼的懵懂少年;正是這種職業,讓我贏得少年的信任和依賴,實現貢獻社會的人生價值。

  他把法官當作媽媽,“媽媽”就不能讓“孩子”再流落街頭!我四處奔走,托人幫忙,讓他到一家連鎖餐飲店做了服務員。一個月后的端午前夕,他給我寄來一盒粽子,里面的小紙條上寫了這么幾句話:“陳媽媽,您好!這是用我第一個月的工資買的。感謝您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一直關心我、幫助我,沒有嫌棄我!”這幾個粽子,我覺得好香、好甜。這是當事人對少審法官心血和勞動的肯定,這是一個失足少年人生道路上冉冉升起的希望!

  工作之余,我思考最多的就是如何有效預防未成年人犯罪。多年來,我們積極探索構建了“羊城金不換”少年司法品牌;走進政府、社區、學校,創新未成年犯社區矯正管理模式,創辦“金不換中途之家”。我先后擔任廣州市10多所中小學校的法制副校長、校外輔導員,在全省100多個學校、社區、各大媒體講授青少年犯罪預防課程,法治宣講200多場,受眾超過百萬人。

  23年來,我樂此不疲盡力打造了一個個“金不換”,也收獲了很多感激的淚水和重生的幸福。為一個個失足少年指引方向,為青少年健康成長創造良好的環境,是我永遠不變的初心和使命,為此我將竭盡全力、不懈奮斗。最后,我想借用鄒碧華同志曾說過的一句話,與大家共勉:“將來判斷自己人生成功的標志,是看我幫助過多少人走向幸福!”

在執行攻堅中擔使命守初心

福建省漳州市龍文區人民法院  陳少華

  人民法官的初心是司法為民,人民法官的使命就是保障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如果生效的法律文書得不到執行,確定的合法權益實現不了,勝訴判決成了“法律白條”,人民法官的初心雖在,但所肩負的使命就會大大打了折扣!

  執行攻堅的過程就是滾石上山、爬坡過坎的過程,既要用硬手段依法強制執行,維護司法權威和公信力;又要審時度勢,運用開放思維去打破僵局,追求“雙贏”的效果。

  2016年,臺商楊某到法院申請執行恒遠公司歸還廠房,并支付廠房租金160多萬元。但恒遠公司既沒錢償還,又以租賃過程中添置的設備多、難以清點折現為由,拒絕主動騰房。如果這時強制拍賣財產,財產價值會大大縮水,強制拆卸機器設備耗時耗力,強制執行還意味著大量農民工面臨失業。一時間,案件執行陷入了僵局。漳州臺商協會會長當面向我提出質疑,“當初回來投資,就是認為營商環境好。可現在廠房擺在那里卻騰不了,這判決書還算數嗎?你讓我們以后還怎么相信你們!”

  當時,我感覺壓力很大。這個案件如果執行不好,不僅影響臺胞對司法的信任和法院形象,甚至波及兩岸經濟交流。于是,我們一方面加快推進強制執行措施,讓被執行人感受到執行的壓力,另一方面,根據恒遠公司確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的現實情況,加強釋法溝通,組織雙方共同想辦法、找出路、降損失,最終促使雙方達成以物抵債的“雙贏”方案,廠房也順利移交。臺商協會非常滿意,給我送來了一面錦旗,上面寫著“護法促統興中華,同祖同根血相連”。

  多年的執行實踐,使我認識到,干好執行,既要有恒心、下硬功夫,更要與時俱進,打造信息化的執行翅膀。過去,我們采取 “一案包到底”“登門臨柜”的傳統方式,查人找物的速度,遠跟不上被執行人玩失蹤、隱匿財產的速度;部門之間的聯動滯后,常常使我們眼睜睜地看著執行財產被轉移,導致當事人的不理解、不信任,甚至引發鬧訪纏訪。

  面對困難,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2016年3月,全國法院全面開展“基本解決執行難”攻堅活動。在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下,福建各級法院成立了執行指揮中心,探索“點對點”財產查控新模式,研發自動成批查控軟件“小幫手”,與工商、銀行、國土、房管、車管等多部門實現線上聯動;建成對接單位最多的省級失信被執行人聯合懲戒平臺,探索實施“集約化、分段式”執行管理模式,“執行+保險”救助機制、12368及微信公眾號等溝通平臺,大大提高了執行效率和質量,為智慧執行建設提供了“福建樣本”。

  外省籍務工人員邱艷連工傷致殘執行案,因老板逃匿,查無可執財產,案件長達4年無法執行到位。通過新建立的“點對點”網絡查控系統,法院很快查扣了執行款,案件終于塵埃落定。“海峽兩岸農產品物流城”破產重整一案,標的近百億元,涉及臺商股權、工資、工程款等敏感問題,更關乎漳州市全市經濟穩定。隨著“智慧執行”進一步深化,在“亮劍八閩”“百日攻堅”行動中,福建法院接連打了幾個漂亮的硬仗,正鼎地產、大儒世家等系列地產案件得以化解,一個個爛尾樓變成了“黃金樓”。

  金獎銀獎不如老百姓的夸獎,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不忘公正為民初心,讓我們永記啟航出發的本色;牢記法治建設使命,讓我們找到奮勇前進的方向。站在新時代,面向新征程,我將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再寫新時代司法為民、公正司法的新篇章!

用青春書寫奮斗的人生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  陳昶屹

  人生的扣子從一開始就要扣好。記得剛參加工作時,我跟一個在天安門廣場工作的交警朋友聊天,他在談到自己工作時很是自豪:“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守護祖國的心臟。”那么,作為一名人民法官,我守護的又是什么呢?

  至今我還記得,在剛成為法官時,審理過的一起農民工討薪案。八名農民工要求同一家餐廳支付拖欠工資,但沒有簽勞動合同,也拿不出任何能夠證明存在勞動關系的證據,被告似乎認準了原告拿他們沒辦法,矢口否認存在勞動關系。看著原告席上,八名衣著樸實的農民工焦急委屈、一籌莫展的神情,我仿佛看到了小時候我的母親借給別人3000塊錢,但由于沒留任何字據而狀告無門,躲在屋里偷偷抹眼淚的情景。我之所以選擇成為一名人民法官,就是想要保護像我母親那樣的弱者,守護社會的公平正義!

  我深知,法官要嚴守中立,但是,這八名農民工兄弟連什么是勞動關系都說不清楚,哪里知道如何收集證據呢?難道為了形式上的中立,就可以不顧當事人訴訟能力的巨大差距,而舍棄對實質正義的追求嗎?于是,我決定:立即休庭!一起去餐廳實地調查。那天是深秋下午五點多了,快下班了,外面還下著大雨,天氣十分寒冷。我暗下決心,天氣雖冷,但一定不能讓農民工兄弟寒了心啊。趕到餐廳所在的大廈,找到了物業公司,我用了兩個多小時,對一百多本出入登記表逐一查找,終于,找到了八名農民工的出入記錄和餐廳開具的證明,我當即決定趁熱打鐵連夜趕回法院繼續開庭。當鐵一般的證據擺到被告面前時,他只好低下了頭。開完庭的第二天我便作出了判決,確認雙方存在勞動關系并判令餐廳給付拖欠款項。三天后,八名農民工送來一封感謝信,語言簡單質樸,但有一句話讓我至今記憶猶新:人間有正義,天下無欠薪。多年來,那封感謝信一直激勵著我,讓我更加堅定了司法為民的初心和對法律的信仰,對正義的追求!

  我所在的中關村法庭,是全國首家以審理知識產權和網絡案件為主的派出法庭。在這個知識經濟、互聯網技術改變世界的時代,我們的審判承擔著特殊的時代使命,那就是:在全球化、信息化、智能化時代,探索和創造中國規則和中國智慧!奮斗是青春最亮麗的底色。十幾年來,我堅持每天早上6點多就到單位,不僅充分利用業余時間撰寫了大量普法文章,獲得了幾十項各大媒體頒發的獎項,開設實名微博進行普法宣傳,發布的微博曾被新華網、人民網等主流媒體轉載,單條閱讀量就高達近百萬,還攻讀了博士學位,完成了博士后研究,獲得了副研究員資格,入選全國優秀博士后資助者名錄,同時還兼任中國人民大學等著名高校的研究生導師。

  青年人就要有青年人的樣子。新時代的青年法官,既要做執法辦案的生力軍,也要做幸福生活的大贏家!習近平總書記說過,“青年是整個社會力量中最積極、最有生氣的力量,國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來在青年。”作為一名青年黨員,一名首都法官,我將“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法治中國建設奉獻自己的全部青春!讓綻放在共和國法治藍圖上的絢爛青春,永遠無悔!

在學習弘揚鄒碧華精神中不斷成長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張 楓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在鄒碧華成為法官的那一天,他母親叮囑他:“做一個有良心的法官。”這句話,成了他一生的追求,一輩子的堅守。為了這份初心,他用47年充分燃燒的一生,在追尋理想的道路上奮力求索,在法治實踐中實現人生價值,向我們展示了最動人的執著和信仰。

  2008年6月,鄒碧華就任長寧法院院長,那時候我在長寧法院工作,此后四年半的同事經歷,讓我與碧華院長結下了不解之緣。

  那一年,我已經擔任助理審判員整整10年。每天開不完的庭、寫不完的文書漸漸讓我感到身心疲憊,當事人的不解和質疑也常常讓我找不到工作的價值,曾經的理想也在一天接著一天的無奈聲中被淡忘了,時時感覺自己就像是趴在玻璃上的蒼蠅,前途光明,但卻沒有出路。

  正是那一年,碧華院長發現了年輕人身上的這種平庸化現象,他分批次召開座談會,引導大家正確看待職業生涯的“七年之癢”,激勵大家重新找回曾經的夢想,并科學規劃自己的未來。

  那次座談會后,我的人生目標重新明晰起來。我拿起了塵封已久的專業書,再次以忘我的熱情投入到審判工作之中,之后連續多年,我的辦案數在全院名列前茅。辦案之余,我積極參加院里的小教員團隊,主講了首屆法官論壇。同時,我參與了碧華院長要件審判九步法理論的研究和實踐,并大力推廣九步法,努力讓更多的法律人掌握這把法庭上的“獨孤九劍”。

  2012年8月,長寧法院成立立案二庭,負責信訪工作,黨組決定由我主持工作。不當法官,轉去接訪。長期在審判崗位工作的我內心有些失落,甚至認為信訪工作背離了我當法官的職業夢想。

  得知我不認同信訪工作后,碧華院長對我的任職談話足足進行了3個小時,他對法院信訪工作強烈的責任感深深點燃了我。一點一點引導當事人走出誤區、一步一步幫助他們重建生活,這種不同以往的使命感成為我職業生涯最寶貴的記憶。

  2015年底,根據組織安排,我再次轉崗來到陌生的法制宣傳崗位。被碧華院長點燃的那團火焰,讓我很快就找到了法制宣傳工作的不凡意義,相比實現個案的公正,法制宣傳能讓更多的人了解法院、讀懂法律,并感受到公平正義。于是,我開始以一種全新的方式為法治事業而奮斗,我和大家一起用鍵盤和鏡頭,一點一點的記錄、一次一次的傳播,努力讓法治的聲音傳得更高、更遠。

  7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在上海召開了鄒碧華精神座談會,來自全國各地的模范法官們,有的曾與碧華院長有過一面之緣,被他的專業和智慧所折服;有的長年奮斗在條件艱苦的基層一線,雖然與碧華院長未曾謀面,但在他的故事里找到了繼續堅守的勇氣。他們對碧華院長的崇敬之情無不展現著鄒碧華精神的強大感召力。碧華院長的理想之光已經穿越千山萬水,照亮越來越多的中國法院人。探尋鄒碧華的初心,我看到了他作為一名法官對良心的堅守,對法治事業的不懈追求。回望鄒碧華的初心,我看到他的理想之光在不斷迸發熱量,懷著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肩負起司法改革的使命擔當。重溫鄒碧華的初心,我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被他點燃,他的理想如同一粒粒種子,在中國法院人心中繼續生根、發芽。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讓我們在鄒碧華精神的引領下,肩負起時代的使命,為建設平安中國、法治中國砥礪前行!

責任編輯:韓緒光
皇冠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