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最高人民法院新聞
司法在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中的創新發展
  • 來源:殷法陽光微信公眾號
  • 發布時間:2019-08-14 12:46:55

  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是面對訴訟案件數量增長、司法程序長、訴訟成本大等現狀綜合考量后,對中國司法制度的創新。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是新時代的選擇,是訴訟服務的新模式,是綜治工作的新發展。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創新社會治理體制,要堅持完善黨委領導、政府主導、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體制機制。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 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的意見》提出兩個“一站式”建設目標,旨在打造中國特色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新模式。

  我國多元解紛機制并非對西方ADR的模仿照搬,也非對傳統調解方式的簡單延續,它是根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的發展,既強調主動發揮人民法院職能作用,為非訴訟方式解決糾紛提供司法保障,又在訴訟服務中心建立類型多樣的調解平臺,引入調解員,配備速裁團隊,為當事人提供解紛方案和服務。應該說,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是面對訴訟案件數量增長、司法程序長、訴訟成本大等現狀綜合考量后,對中國司法制度的創新。

  一、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是新時代的選擇

  任何一種意識的存在都是受它所賴以產生的社會所影響,法更是如此。每個社會都有為解決爭端而建立的各項制度,其性質、結構和運作都是對該社會的文化、世界觀以及社會模式和經濟政治組織等的反映。縱覽中國多元糾紛解決的歷史發展,既有深入群眾、調查研究、手續簡單、方便群眾,在人民司法史上產生重要影響的“馬錫五審判方式”;又有“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就地化解”的“新時代楓橋經驗”。法院建立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不僅有利于矛盾糾紛化解,促進社會和諧穩定,而且從根源上保證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向而行。在法治軌道上,統籌社會各方面力量化解矛盾糾紛,具有鮮明時代價值的體現是:推動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理念的更新,實現了多元解紛機制的制度性變革;為人民群眾提供了豐富快捷的糾紛解決渠道,調解、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集約化、一站式的高品質訴訟服務,滿足了人民群眾的訴訟服務需求;增強了多元解紛和訴訟服務的有機銜接,促進多部門、社會各方面共同參與綜合治理,促進全社會形成辦事依法、遇事找法、解決問題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法治氛圍,符合依法治國的要求。

  二、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是訴訟服務的新模式

  打造中國特色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新模式,多元解紛機制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一項重要改革部署。司法裁判過程中,裁判結果體現法律本質,但并不必然受到社會認可。裁判只有達到法律和社會效果的完美統一,才能回應社會對司法的期待,才是司法效果的最佳狀態。“有法者以法行,無法者以類舉”就是說在裁判案件中,法律有明文規定的則適用法律;法律無明文規定的,參考案例類推。立法是凝固的智慧,但立法之后法律適用對象是鮮活的、多變的和錯綜復雜的,法律不可能涵蓋社會生活的全部。法律效果追求法律秩序的穩定性,但法律的滯后性、抽象性、局限性,為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不統一埋下了先天不足的伏筆,故糾紛也應通過多樣化的渠道解決。司法功能只有融入基層解紛網絡,做好與基層社區、自治組織等的對接,方能引導當事人選擇非訟途徑解決糾紛,切實發揮人民法院在訴源治理中參與、推動、規范和保障作用,推動訴訟工作向糾紛源頭防控延伸。多元解紛機制加強了傳統法律文化與當前司法工作的聯動融合,重塑訴訟格局,采取大眾化、平民化的思維,聚焦矛盾焦點,形成符合中國國情、體現司法規律、引領時代潮流的中國特色的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和訴訟服務新模式。這種模式既具有法律支撐,也符合社會實際,強化了司法的保障作用,讓正義不僅以看得見的方式實現,還能盡快得到實現。

  三、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是綜治工作的新發展

  推進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是深化司法改革、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公正司法的新舉措,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容,是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必然要求。為此,人民法院要堅持黨的領導,加強組織保障,主動融入本地黨委領導的訴源治理機制建設,融入基層解紛網絡建設,建設功能完備、形式多樣、運行規范的訴調對接平臺,暢通糾紛解決渠道,引導當事人選擇適當的方式解決糾紛;合理配置糾紛解決的社會資源,完善和解、調解、仲裁、公證、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與訴訟的有機銜接;將訴調對接平臺建設與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建設結合起來,建立集多元解紛、登記立案、分調裁審、審判輔助、涉訴信訪等多功能為一體的綜合服務平臺;配備專門人員從事訴調對接工作,建立長效工作機制,引入調解、仲裁、公證等機構在訴訟服務中心設立工作室、服務窗口,對訴至法院的糾紛適當分流,適宜調解的引導當事人選擇非訴方式解決;開展委托調解等院外調解方式及特邀調解組織、調解員等院內調解的外援引入方式;加強對人民調解工作的指導,推動訴訟與非訴訟糾紛解決方式與程序安排、效力確認、法律指導的有機銜接,健全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商事調解、行業調解、司法調解的聯動工作體系;加強與行政機關的溝通協調,促進訴訟與行政調解、行政復議、行政裁決等機制的對接;支持行政機關根據當事人申請或者依職權進行調解、裁決,或者依法作出其他處理;在治安管理、交通事故賠償、醫療衛生、消費者權益保護、物業管理、知識產權等重點領域,支持行政機關或者行政調解組織依法開展行政和解、行政調解工作;發揮兩代表、一委員、專家學者、律師、基層組織負責人、社區工作者、網格管理員等專業力量參與糾紛解決的作用;支持心理咨詢師、婚姻家庭指導師、注冊會計師、大學生志愿者等為群眾提供心理疏導、評估、鑒定、調解等服務;在道路交通、勞動爭議、醫療衛生、物業管理、消費者權益保護以及其他糾紛多發的專業領域,人民法院可以與行政機關、人民調解組織、行業調解組織等進行資源整合,推進建立一站式糾紛解決服務平臺,切實減輕群眾負擔;根據“互聯網+”戰略要求,創新在線糾紛解決方式,推廣現代信息技術在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運用;推動建立在線調解、在線立案、在線司法確認、在線審判、電子督促程序、電子送達等為一體的信息平臺,實現糾紛解決的案件預判、信息共享、資源整合、數據分析等功能,促進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的信息化發展。

  總之,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的提出是“民之所需,政之所向”的現代化訴訟服務體系,順應了新時代群眾新需求,增強了糾紛解決新期待,是中國歷史文化的傳承,其背后蘊涵的新的理念和方法,呈現出現代化的趨勢。(姚建軍)

責任編輯:韓緒光
皇冠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