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最高人民法院新聞
執行攻堅:公平正義的保衛戰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發布時間:2019-09-19 23:44:33

  歷史的車輪駛入2019年春。

  中南海紅墻外的白玉蘭和迎春花剛剛綻放出含苞的花蕾,星星點點的嫩綠悄悄覆蓋了古老的京都。

  3月12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聽取審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1936.1萬件案件得到執結,同比增長105.1%;4.4萬億元執行款實際到位,同比增長71.2%;366萬人迫于壓力自動履行義務;1.3萬人被判處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

  “基本形成中國特色執行制度、機制和模式,促進了法治建設和社會誠信建設,‘基本解決執行難’這一階段性目標如期實現。”首席大法官話音剛落,國家最高議事殿堂響起長久而熱烈的掌聲。

  執行攻堅,一場關乎民心民愿的攻堅戰,一場關乎公平正義的保衛戰。從執行干警登門臨柜查人找物,到織起一張信息化大網讓被執行人的各種資產無處遁形,從被執行人逃避、抗拒執行,到迫于威懾主動履行,從個別地方、部門干預執行,到積極配合協助執行,執行難,這一司法領域最大的頑疾正得到有效化解,成為新時代法治中國建設的生動寫照。

  時代之解——

  艱難探索推動執行取得長足進步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國剛剛經歷改革開放,社會矛盾激增,民事糾紛案件大幅度增加,執行難問題日漸突出。

  1988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中第一次出現“執行難”。

  “執行難的狀況仍在繼續發展”“執行難的問題仍非常突出”“采取有力措施切實解決執行難”……這些曾在最高法院年度工作報告中出現的表述,凸顯了執行難問題存在之久、影響之深、解決難度之大。

  統計顯示,黨的十八大以前,全國法院年執結的被執行人有財產的案件中,80%以上案件的被執行人存在逃避、規避甚至抗拒執行的行為,自動履行的不到5%,消極等待強制執行的約占15%。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執行。人民法院不斷加強執行工作頂層設計,努力尋找破解執行難的“鑰匙”。

  1995年,最高人民法院成立專門執行機構,全國各級人民法院普遍設立執行庭。1998年,執行體制改革啟動,高級人民法院對轄區內執行工作統一管理、統一協調。

  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專門向黨中央匯報了執行難問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聽取了這份名為《中共最高人民法院黨組關于解決人民法院“執行難”問題的報告》后,高度重視,同年7月以中發[1999]11號轉發了這個報告,為破解執行難提供了行動綱領。

  奔著問題去、迎著困難上。執行百萬案件大清查、無執行積案專項活動……一系列針對解決執行難的重大舉措,推動執行工作取得了長足進步。截至2008年,當事人自動履行率比前五年提高3.63個百分點,強制執行案件1080萬件,同比下降11.91%;執行標的金額17276.2億元,增長28.19%。

  但受相關法律制度不完善、社會法治意識淡漠、市場主體風險防范意識欠缺、社會誠信體系不夠健全等因素制約,人民法院始終沒能扭轉“執行難”的困局,摘掉“執行難”的帽子。

  這是時代之困。

  為民之諾——

  探索中國特色執行模式

  難解,并不意味著無解。

  歷史潮流奔涌向前。經過30多年改革開放偉大實踐,行進在復興之路上的中國,進入全新的“法治時間”。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高度,從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高度擘畫司法體制改革宏偉藍圖,其范圍之廣、力度之大、程度之深前所未有。

  這一羈絆中國司法的歷史性難題,在2014年秋天給出了全新的答案。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上,“切實解決執行難,依法保障勝訴當事人及時實現權益”被作為依法治國的重要組成部分,寫入了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最高人民法院迅速回應,在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作出了“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的莊嚴承諾。

  國家需要重于山,人民利益高于天。為基本解決執行難,全國近4萬執行“鐵軍”誓師出征,開始了一場排山倒海的大決戰。

  2016年5月10日,歷時兩個多月修改十余次的《關于落實“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工作綱要》正式出現在公眾視野。

  毫無疑問,這是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的綱領性文件。8個方面,29項措施,對執行工作進行系統部署。

  瞄準造成執行難的各種深層次原因,人民法院認真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推動形成“黨委領導、政法委協調、人大監督、政府支持、法院主辦、部門配合、社會參與”的綜合治理執行難工作格局,全國31個省(區、市)黨委、政府、政法委全部出臺支持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加強失信被執行人信用懲戒的文件,為“基本解決執行難”奠定了堅實基礎。

  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導下,河北、浙江、廣西等地法院積極開展審執分離改革試點,取得初步成效。湖南、內蒙古、遼寧、江西等16個省(區、市)法院建立異地執行協作機制,積累了豐富經驗。

  與此同時,一項重大而基礎的工作也在爭分奪秒地進行。

  自2014年開始,全國法院對近20年來未實際執結的執行案件進行全面清查核錄,用了近一年時間,把1600萬余件案件錄入執行案件管理系統,為實現執行案件有序、精準、全面、智能管理打下基礎,徹底解決執行案件底數不清、情況不明的問題。

  航向既定,號角吹響。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人民法院堅持問題導向、刀刃向內,全面推進執行信息化、規范化建設,執行體制機制改革的步伐,在一個又一個工作節點的清晰標注下,扎實穩健向前邁進。

  凌云之志——

  推動解決執行難從“基本”向“切實”邁進

  改革找準要害,才能讓人民群眾擁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解決“查人找物”難題,最高法院與16家單位和3900多家銀行業金融機構聯網,覆蓋16類25項信息,對被執行人主要財產形式“一網打盡”。

  破解財產變現難題,推行網絡司法拍賣,成交率、溢價率成倍增長,為當事人節約傭金267億元,有效祛除拍賣環節暗箱操作和權力尋租空間。

  整治“消極執行”“選擇性執行”“亂執行”,最高法院先后出臺37件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將執行權運行關入“制度鐵籠”。

  不得坐飛機、乘高鐵、高消費,不得貸款、新辦公司……最高人民法院聯合發改委等60家單位對失信被執行人進行聯合懲戒,11類150項措施讓失信被執行人“一處失信,處處受限”。

  “法媒銀失信被執行人曝光臺”“抖音老賴”“老賴廣告電子屏”……各地法院因地制宜,積極創新對失信被執行人的懲戒措施。截至2019年8月,全國法院累計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509萬例,467萬人次迫于壓力自動履行了義務。

  人民有所呼,司法有所應。階段性目標如期實現,但“切實解決執行難”的考題并未結束。

  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化執行改革健全解決執行難長效機制的意見》,即《人民法院執行工作綱要(2019—2023)》公布。53項主要任務,推動執行工作向“切實解決執行難”目標前進。

  經歷了刮骨療毒的痛苦,也實現了脫胎換骨的新生。在新的起點上破解執行難問題,人民法院多了一份堅定自信,多了一份睿智從容。(記者 李 陽)

責任編輯:韓緒光
皇冠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