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地方法院新聞

多部門參與 多渠道解決

——山東法院打造兩個“一站式”建設新模式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發布時間:2019-12-09 08:54:03

  實行“分層遞進”多元解紛、建立行政爭議審前和解機制、推動18個省直部門聯合會簽意見……近來,山東法院在兩個“一站式”建設中,加快機制創新、流程再造,積極將兩個“一站式”融入社會大治理格局,努力打造出糾紛解決和訴訟服務新模式。

  巧用大數據 訴前化解糾紛

  10月11日,在山東省威海市環翠區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某房地產公司將16萬元購房款當場交付給王某,一場糾紛順利化解。

  此前,王某因與某房地產公司產生糾紛,打算起訴。在環翠區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導訴員的引導下,王某同意進行訴前調解。特邀人民調解員徐承剛接到糾紛后,多次協調某房地產公司、某混凝土公司,將糾紛事實逐一捋清、固定,最終,房地產公司同意將購房款返還給王某。

  類似的場景在環翠區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每天都會上演。環翠區法院收結案較多,為高效、多元化解糾紛,該院探索推動形成分層遞進、繁簡結合、銜接配套的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全面建成一站式訴訟服務中心。

  記者在訴訟服務中心看到,這里設置了物業糾紛、家事糾紛、民間借貸糾紛等專業化規范化調解室。這些調解室是環翠區法院結合審判工作大數據,針對分析總結出的6個多發且適宜訴前調解的案件類型專門打造的。環翠區法院從交通、醫療、金融、建筑等各領域分別選任專業水平較高、善做群眾工作的調解人員進行專業調解工作。

  為整合優質調解資源,構建網絡解紛平臺,環翠區法院建立了“訴調對接中心、訴調對接分中心、訴調對接工作站”三級訴調對接網絡平臺,與法院庭前調解工作對接,形成了“糾紛訴前調解+非訴調解協議司法確認+立案后委托調解”的分層遞進多元解紛模式。2016年5月至今年9月底,訴調對接中心共分流糾紛10721件,調解成功3610件,司法確認1213件。

  而濟南市章丘區人民法院則在兩個“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中大膽改革,積極探索和完善刑事速裁程序,組建了簡案快辦、難案精審的新型刑事審判團隊。

  章丘區法院將普通案件分流給精審團隊審理,認罪認罰及速裁案件由各審判團隊輪流審理,基本形成用三分之一的審判團隊審理三分之二的簡單刑事案件,用三分之二的審判團隊審理三分之一的復雜刑事案件的分流格局。同時與公安、檢察、司法行政機關共同制定了《關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案件實施細則(試行)》等文件,明確公、檢、法、司各部門工作職責,強化各單位的銜接配合,統一辦案尺度。

  規范流程 重塑解紛格局

  糾紛到法院后,要進入怎樣的流程?山東法院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完善,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規范化流程。

  臨沂市蘭山區人民法院在全省法院系統內率先實現了網上立案系統與訴調系統、審判執行等系統無縫對接。對于當事人選擇“同意調解”的案件,立案法官審核后一鍵“移交訴調對接”,引導案件分流,對一些事實清楚、爭議不大的糾紛,引導其到相應的法官工作室進行調解,調解成功,由有關團隊進行司法確認或者出具調解書。對于調解不成的,再通過訴調對接管理系統及時立案后轉入訴訟程序。

  為有效化解矛盾,促進行政爭議實質性解決,山東法院將解紛視野擴大到行政爭議范疇。繼2018年8月30日山東省首家行政爭議審前和解中心在鄆城縣人民法院揭牌成立后,行政爭議審前和解中心在全省多地法院陸續建立。今年6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出臺《關于建立行政爭議審前和解機制的若干意見》,推動全省建成“行政爭議審前和解中心”,建立健全與和解中心配套銜接的新型審判機制。

  山東多地行政爭議審前和解中心陸續和解了一大批“民告官”案件,有的糾紛甚至此前已持續了十余年之久。不久前,青州市人民法院就巧妙和解了一起婚姻行政登記案。

  2018年,王某和馮某到民政局辦理了協議離婚,并就財產進行了分割。王某父親以王某存在精神問題為由,要求民政局撤銷離婚登記,民政局不予受理。王某父親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確認民政局作出的婚姻登記行為違法,并撤銷離婚證。

  充分了解各方調解意愿后,承辦法官發現馮某有復合意愿,認為通過和解的方式處理更有利于實現實質性化解,于是在青州市行政爭議審前和解中心組織雙方調解,當事人最終達成和解協議:由民政局為王某和馮某辦理復婚登記,王某父親撤回起訴。對這個結果,三方當事人都表示滿意。當事人與民政局之間的劍拔弩張,最終以家庭復合的形式畫上了圓滿句號。

  健全機制 融入大治理格局

  如何通過健全配套機制保障強化調解的司法強制力,這是山東法院不懈探索的課題。

  環翠區法院建立了司法確認及無爭議事實登記制度,賦予調解協議司法強制力。對經訴前調解達成協議的當事人,向其發出《司法確認制度告知書》,對當事人申請司法確認的案件,經工作人員審查登記后,根據案件類型移交業務庭室進行確認。將調解中無爭議的事實記錄在卷,庭審中無需重復舉證和調查,將調解成果向司法成果轉化。

  為進一步明確職責、提高調解工作效率,環翠區將調解工作納入考評體系,制訂《第三方調解工作管理考核辦法》,并將考評結果作為年底評優、人員續聘的依據之一;經鎮街、行政部門等調解組織進行的調解工作,由區綜治辦對調解工作進行考核,并將考核結果納入年終綜治考核,作為評先選優依據。

  兩個“一站式”究竟能帶來什么?實踐來看,效果顯而易見。先行調解程序將大量糾紛分流、化解在了訴前,有效抑制了法院新收案件增長過快的態勢。在環翠區法院,今年以來,先行調解糾紛數量占同期民事案件受理總數的38.5%。“通過對糾紛的梯次分流,法官得以將更多精力集中在案件的精細審理上,實現了司法資源的優化配置。”環翠區法院院長梁偉說。

  “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建設是一項龐大的系統工程,必須把多元化解糾紛置于社會治理現代化的大局中謀劃和推進,促進矛盾糾紛多渠道解決。”山東高院院長張甲天的話擲地有聲。

  放眼全省,山東法院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取得明顯成效。2013年以來,全省3個法院成為全國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示范法院,5個法院成為全國案件繁簡分流機制改革示范法院。山東高院特邀全省14個行業調解組織、169名調解員開展特邀調解工作,協調省政法委牽頭召開工作會議,推動18個省直部門聯合會簽《關于進一步健全完善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的意見(試行)》,為全省法院依靠黨委領導建設一站式多元解紛機制打下基礎。在山東,多元解紛格局和現代化訴訟服務體系正加速成型。(記者 鄭紅軍 通訊員 馬云云

責任編輯:韓緒光
皇冠炸金花